一季度央行展望:美联储或更进一步 欧日继续按兵不动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5 05:15

  在美联储(Fed)稳步加息之际,未来一年将是对欧洲和亚洲央行能在多大程度上继续维持超低利率的考验。展望第一季度,中国央行(PBOC)或继续使用非传统紧缩工具;迎接新主席的美联储可能继续加息;欧洲央行(ECB)和日本央行(BoJ)料按兵不动。

  美联储加息或对其他央行构成压力

  在美联储稳步加息之际,未来一年将考验欧洲和亚洲央行能在多大程度上继续维持超低利率。虽然各国央行的政策通常不同,美联储也总是率先行动,但政策分化现象今年势必明显加剧。自2015年底以来,美联储已五次上调基准短期利率,且计划到2018年底将利率提高至2%以上。

  美联储最早可能在3月份政策会议上再度加息,届时的决策有可能成为该央行在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挑选的新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带领下的首个政策行动。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可能维持关键政策利率在零附近或者低于零。这种政策分化料将缓慢显现。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调查覆盖的22家央行里,有五家料在第一季度加息。加拿大、墨西哥、土耳其和捷克央行料随美联储一道加息。

  其他央行面临的加息压力将随时间推移而逐渐上升。英国央行(BOE)预计未来几年英国经济虽增长势头不强但将保持稳步增长。英国央行相信,2020年底之前仅需两次加息,就能控制住通胀水平。日本央行第一季度料不会采取行动,但市场猜测该央行可能在2018年晚些时候加息,即便日本通胀仍然疲弱。

  中国央行正处于一种非常规的紧缩模式中。自2017年初以来,中国央行一直在引导短期利率走高,同时保持借贷利率不变。这一策略的目的是,在不推升现有债务成本的情况下阻止已经负债累累的公司过度借款。尽管全球加息压力日益增大,但一些央行希望继续保持低利率。欧洲央行正采取措施逐步结束债券购买计划,但该行行长德拉基(Mario Draghi)表示,欧元区利率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在当前水平。挪威和瑞士央行也暗示不急于加息。总的来说,未来一年看起来会与2015或2016年有较大不同,当时美联储以缓慢速度加息,而准备跟随的国家寥寥无几。

  研究机构Pantheon Macroeconomics首席亚洲经济学家Freya Beamish称,美联储此前一直试图实现政策正常化,而其他国家还没有做好准备。现在,其他央行正越来越接近能够以较小步伐使政策正常化。

  迎接新主席的美联储可能继续加息

  鉴于美国经济稳步增长、消费支出强劲且就业市场繁荣,预计美联储在2018年将继续提高借贷成本以防止经济过热。第一季度可能尤为不平静,美联储准备迎接新一任主席,要考虑重大税改的经济影响并有可能提高短期利率。美联储去年12月将基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0.25个百分点,至1.25%-1.5%区间,这是美联储两年来第五次加息。官员们预期2018年会加息三次,每次0.25个百分点,但未说明加息的具体时间。

  如果美国经济发展保持在正轨,下次加息时间最早可能会在美联储3月20日至21日的会议。这可能是今年第一个会后由鲍威尔(Jerome Powell)召开新闻发布会的美联储政策会议。鲍威尔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挑选的美联储新主席,他将于2月初接替耶伦(Janet Yellen)。两大问题给加息路径布上疑云:一是通胀是否仍然会令人不解地乏力,二是共和党税改会对经济增长产生何种影响。

  2017年通胀低迷令部分美联储官员不愿加息。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和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埃文斯(Charles Evans)对美联储去年12月的加息决定投了反对票,理由是通胀乏力。如果今年第一季度物价压力未加大,美联储官员可能决定把加息时间推迟到今年晚些时候。美联储官员数月来一直表示,最近的一连串疲软通胀数据主要是受暂时性因素影响,如某些类别产品的一次性价格下降。但通胀疲软持续的时间越长,暂时性疲软这一理由的说服力就越低。

  另一方面,如果一些美联储官员认为税改法案提振美国经济增长的力度可能足以导致经济过热,那么他们可能会希望加快加息步伐。去年12月份公布的美联储官员最新经济预测显示,他们普遍预计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早在最终版本的税改法案获批之前,耶伦在去年12月1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就表示,虽然税改可能会在接下来几年对经济活动构成一定提振,但任何税改方案对美国宏观经济所产生影响的幅度和时间仍不明朗。在新的一年中,美联储官员将花费大量精力对这些影响进行分析,并相应微调他们的预测和政策计划。

  美联储同时还将面对一系列领导层的人事更迭。耶伦计划在美联储新主席宣誓就职后离开美联储理事会。特朗普提名的第一位美联储理事夸尔斯(Randal Quarles)已于去年10月份就职。目前美联储理事会仍有三个空缺职位,特朗普已提名经济学家Marvin Goodfriend填补其中的一个空缺。前麦肯锡公司(McKinsey)高管Thomas Barkin已于1月1日出任里奇蒙德联储主席。纽约联储正在寻找接替现任行长杜德利(William Dudley)的继任者,杜德利计划在今年年中退休。

  中国央行第一季度或继续使用非传统紧缩工具

  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央行可能会继续使用其非传统的紧缩政策工具。自2017年初以来,中国央行一直在引导短期利率走高,而不使用基准借贷利率这一传统的主要政策工具。通过这种方式,中国央行希望减轻人民币的压力,令高杠杆企业缩减借贷,同时不增加现有债务的成本。

  考虑到美国减税可能会促使海外资金汇回美国,中国决策者尤其希望保持人民币的强势。在美国利率正趋于上升之际,短期利率升高可以维持中国与美国资产收益率的差距,降低资金撤出中国的需求——这会令人民币走弱,从而保持中国资产的吸引力。

  对于首要任务是确保增长的中国央行来说,这是一个益发艰难的平衡工作。经济学家称,过多收紧政策不可避免地会挤压那些已经很难融资的企业,从而可能损害经济增长。短期利率上升已经推高了中资银行的资金成本。为维持扩张,许多银行求诸银行间借款,而不是依靠传统的存款。银行人士和分析人士表示,这种情况也许会转化为银行提高企业借款人的贷款成本。

  市场利率上升也加大了中国企业发行债券的难度,可能会抑制这个重要的融资来源。数据显示,2017年截至去年12月中旬,中国企业发债规模较2016年全年创纪录的水平下降35%。瑞银(UBS)的中国分析师称,预计监管机构和中国央行将主动管理市场流动性,以防止利率突然上升或升幅过大。

  欧洲央行料按兵不动,但官员存在分歧

  在去年10月调整货币刺激方案后,欧洲央行本希望在几个月内按兵不动。不过欧洲央行高官已经在就上述举措进行公开争论,这增加了政策方案再度微调的可能性。欧洲央行官员去年10月份同意将其庞大的购债项目延长至2018年9月,但每月购债规模减少一半至300亿欧元(约合360亿美元),而非从去年1月开始的每月600亿欧元。决策者一方面对欧元区经济增长的信心增强,另一方面对通胀仍然太低(11月为1.5%)的担忧挥之不去,上述精心安排的决定试图对此进行平衡。

  尽管购债项目是近年来推动金融市场的一个关键因素,但投资者从容应对了购债规模的削减。不过一些欧洲央行官员担心,其政策并未恰当反映欧元区经济复苏的强劲态势。欧元区失业率已降至八年低点,目前欧元区消费者和企业比10多年来任何时候都更加乐观。至关重要的是,经济复苏正扩大到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经济实力较弱的国家。

  在去年10月份的会议上,对于是设定结束量化宽松政策的具体日期还是保留延长量宽计划的选项,欧洲央行官员存在分歧。虽然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Mario Draghi)承诺9月份之后将继续实施量化宽松,但其他官员似乎持质疑态度。荷兰央行行长诺特(Klaas Knot)最近表示,欧洲央行应从9月份开始逐步退出量化宽松,否则可能会给经济带来副作用,例如信贷向僵尸公司的错配。诺特说,量宽计划已经完成使命。

  这种内部的分歧可能导致欧洲央行提前调整给投资者的政策前瞻。不过,大多数分析人士预计,6月份之前可能不会有任何调整,尤其是考虑到意大利3月份将举行大选。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定于1月25日和3月8日召开议息会议。

  日本央行料维持政策不变,关注黑田东彦会否连任

  预计1-3月季度日本央行将维持超宽松政策不变。近来市场上有人猜测该行或于2018年晚些时候上调利率。今年围绕日本央行可能加息的讨论或会继续,但更加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在4月份五年任期结束后是否将连任。

  经济学家认为,如果黑田东彦希望继续担任央行行长,他很有可能获得连任,虽然日本央行行长连任的情况并不多见。黑田东彦试图通过大规模购买日本国债和股票基金来提振物价,摆脱日本经济困境,他的这些举措帮助压低了日元,促进了日本出口拉动型经济的增长。这些利好市场的政策帮助推动日本股市去年12月份攀升至近26年高点,并使得黑田东彦成为一个整体上利好投资者的行长人选。

  关键问题仍是通胀。尽管黑田东彦曾大胆宣布将在两年时间内实现2%的通胀目标,但在过了近五年后这一目标仍未实现。日本经济正在经历16年来最长一波增长行情,但去年11月份核心消费价格(剔除波动较大的新鲜食品价格)仅同比上涨0.9%。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和财务大臣麻生太郎(Taro Aso)均赞扬黑田东彦为结束多年通缩、提振消费价格而采取的雄心勃勃的政策举措。不过,安倍晋三尚未公开做出选择,为他提名其他人选留出了余地。安倍晋三的一些经济顾问呼吁选择一位更加激进的央行行长。前日本央行政策委员会委员、安倍晋三的顾问中原伸之(Nobuyuki Nakahara)最近重申了自己的观点,认为政府应选择一位可与财务省携手、果断采取财政和货币政策组合拳的新行长。

(责任编辑:DF134)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